赵白鸽:下一站服务“一带一路”

《民生周刊》记者 张兵   2017-06-12 22:57:24

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蓝迪国际智库项目专家委员会主席后,65岁的她依然精力充沛,大量走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实地调研获得第一手材料。

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蓝迪国际智库项目专家委员会主席赵白鸽。图/刘烨烨2017年5月9日下午,赵白鸽出现在人民日报社,这是她第一次面对众多“人民系”的媒体记者编辑,她如今的身份是,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蓝迪国际智库项目专家委员会主席。

当天下午的交流主题是,“一带一路”与新型全球化。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蓝迪国际智库项目专家委员会主席后,6 5岁的她依然精力充沛,大量走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实地调研获得第一手材料。

新角色

相对于数年前那些质疑与口水的日子,赵白鸽这次显得更加从容、淡定与自信。2011年6月郭美美网上炫富,中国红十字会遭遇史上从未有过的信任危机,临危受命,2011年9月,时任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的赵白鸽调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忍辱前行,拥趸者寡,时年5 9岁的赵白鸽由此被网友冠以“灭火队长”。

2014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赵白鸽同志不再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职务。三年时间里,赵白鸽已经学会如何应对媒体,一位圈内知名记者甚至亲切地称她为“赵姨”,郭美美事件后,各地红会仍出现过多起公信力危机事件,赵白鸽的做法是,找到爆料人或媒体记者的电话,亲自致电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百年老店,赵白鸽贡献了“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没有人苛求这位和善的老人,她展现给外界的贵族般的气质:谦逊、务实,这或许与她英国五年求学经历有关,1 9 8 9年,赵白鸽被授予英国剑桥大学博士学位。

“在讲传播时,你们都是行家,对传播的功能和效益,一直是传播学研究的重要内容,现在传播学的三大特点是,人文旗帜的高扬、批判主义的兴起、传播速度的大大加快。”赵白鸽谦虚地说,“‘一带一路’是全球化特别重要的载体,‘一带一路’是中国倡议的,不能叫做中国的‘一带一路’,传播过程中,我们必须认真研究,如何准确表达与释放这种功能,才能保证传播的方向性、整体性与连续性。”

据介绍,蓝迪国际智库主要扮演着让“一带一路”如何具体落地的角色,是一个服务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与发展的新型国际智库。过去,智库的功能是提供咨询和顶层设计建设,“蓝迪”做得更多的工作是要让一些项目切实对接、落地,更加接地气。

利益共同体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重大合作倡议以和平发展为旗帜,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遵循平等、追求共赢,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正在引领人类的第四次全球化——新型全球化。

赵白鸽认为,全球充满了失序和不平衡发展,世界正渴望更加公正的国际秩序:一个更符合对等与互惠原则的国际治理与经济模式,一个更尊重多元化的全球公共领域,一个更能够统筹全球大多数国家可持续发展,更能够体现休戚与共及“和而不同”理念的全球秩序。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

“一带一路”对新型全球化的意义在于:一是改进全球治理结构,二是创造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一带一路’是从提出到操作,已经成为全球化的重要载体。”她强调。

赵白鸽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在尊重相关国家主权和安全关切的基础上,沿线国家宜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技术标准体系的对接,共同推进国际骨干通道建设,逐步形成连接亚洲各次区域以及亚欧非之间的基础设施网络。

“要致富先修路”,基础设施在所有发展中国家有很大的空间。结合自己在巴基斯坦、印尼、哈萨克斯坦、伊朗等国家调研经历,赵白鸽介绍了两个案例,一个案例是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中国积极参与和建设,包括电力供给、海水淡化、民用住宅建设,不仅仅是经济,还包括社会、文化和生态建设,比如中国在当地建立了一批学校,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支持的医院,还有社区服务等。

另一个案例是,印尼的雅加达到万隆的高铁,这段100多公里路,普通公路要走6个小时,现在中国参与的高铁正在建设。

赵白鸽说,中国企业在新材料、新能源、信息化技术、轨道交通和工程机械上都采取了新技术,应用于发展中国家。比如太阳能、风能、建筑新材料、I T技术都得到了很好的应用。

据了解,“一带一路”沿线包括6 5个国家和地区,GDP总量达到21万亿美元,是拥有44亿人口、1.04万亿美元贸易额的重要市场。“一带一路”倡议对中国也具有重要意义。中国进口商品中,65 %的原油、42 %的煤炭、92 %的天然气以及35%的棉花均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走出去

“每次谈及民营企业走出去,就想到华为,华为是非常成功的,但是中国老是谈一个华为,我们也没有出息,其实有许多做得非常好的,我觉得都很了不起,我特别希望你们能够去采访。”赵白鸽说,“在我们平台上,一个叫华信,它把全球能源进行整合,把能源的整个链条都串起来了,资产已经上千亿;有一个叫泰豪集团,从紧急供电开始,它在巴基斯坦做得非常好,把教育与职业培训、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结合起来,现在已经上市了。”

民企在“一带一路”中有哪些挑战?赵白鸽认为有三大挑战,一是投融资体系政策上的障碍,二是民营决策能力抗风险能力差,三是话语权的缺失。

“建工业园区,必须是产业集群,让中国企业‘抱团出海’,共同增强抗风险能力,中国企业走出去,没有民营企业参与,白搭,如果总拿上万亿资产公司去和别人合作,谁敢和你玩?”赵白鸽善于“推销”蓝迪智库,“民营企业是中国走出去特别重要的一部分,加强民营企业能力建设,迫在眉睫,蓝迪智库根据企业需求,分别设立法律、政策、标准、信息、金融、文化品牌等小组,对企业顺利走出去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赵白鸽认为,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有六个需求:一是法律的需求,比如劳工法律、土地法律、税收政策法律;二是对各国政策的了解,有哪些激励和惩罚性政策,还要对各国政策及走向有充分了解;三是信息,特别涉及到瞬息万变的信息、项目信息、政治经济动态信息;四是汇率风险;五是文化和品牌需求,沿线国家信奉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的都有,如果不了解文化,很难做好人心相通工作;六是很迫切的能力建设问题。

编辑:崔靖芳 美编:陈荔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赵白鸽:下一站服务“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