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介“离场”

□《民生周刊》记者 郑智维   2017-06-12 22:57:35

从默默无闻,到人声鼎沸,如今燕郊楼市进入蛰伏期。对于楼市中介而言,只能是静待春天再次来临。

这一轮楼市低迷已持续近两个月。3月21日,廊坊市发布新的限购政策以来,燕郊楼市成交量已呈断崖式下跌,且短期内回升无望。

5月26,河北燕郊,骄阳似火,气温高达31℃,房产中介刘来望依然早早来到门店。眼看到了月末,仍然未能卖出一套房子,这让他颇感焦虑。

距离北京市中心仅30余公里,河北小镇燕郊每一条主干道两侧,都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房产中介门店。在燕郊著名的“售楼一条街”,《民生周刊》记者随机走访了5家,都是冷冷清清,无一例外。

据了解,这一轮楼市低迷已持续近两个月。3月21日,廊坊市发布新的限购政策以来,燕郊楼市成交量已呈断崖式下跌,且短期内回升无望。

谈及本次限购带来的影响,刘来望说:“这么给你说吧,突然之间一个购房者都没有了,连问也没人问。”

楼市沉浮

作为北漂一族,刘来望2006年来到北京,做过食品销售、导游;2 01 0年转到燕郊,随后进入房产中介行业。

过去三年间,他的职业生涯随着楼市波动起伏。前两年,他从一名普通的售楼中介做到店长;最近,由于市场不景气,店面合并,他又重新做回了一线售楼中介。

高提成,低底薪,这是房产中介薪资特点。刘来望所在的中介公司有4000多人,规模在燕郊排名前三。以该公司为例,普通房产中介底薪1800元,店长3000元。

薪资多少,主要视成交业绩而定。例如,以普通户型来算,销售一套房中介费有5万至6万元,成交一套能拿一万多元的提成。“前段时间,有位同事一个月仅提成就拿了25万元。”刘来望说。

市场正常时,刘来望平均每月能挣一万多元,做得好时两万多元。不过,这个月他最多只能领到基本工资1800元,上一次成交还是50天前。

从刘来望的描述看,房产中介并不是一份好工作。绩效压力下,为了获取客源,只能不厌其烦地发网帖、摆地摊、发传单、打电话。社会上对中介印象不好,时常遭遇对方的冷眼,这让他难以对这个职业产生认同感。

即便是市场正常的情况下,房产中介的离职率也很高。“很多人没过试用期就选择离职。”刘来望说,新入职的员工每月底薪1800元,单位还不给缴社保,如果没有业绩恐怕得自己贴钱。

限购袭来

过去的两三年间,燕郊的房价增长了数倍。目前,燕郊多数小区二手房已经超过3万元每平方米,部分高端楼盘价格甚至超过每平方米4万元。

今年春节之后,燕郊楼房成交量短暂暴涨,但很快便开始下滑。5月,河北统一出台最新限购政策:外地人在环首都地区购房须提供3年社保证明。3月21日,廊坊市发布新的限购政策,廊坊市主城区、三河、大厂、香河、固安和永清被列入限购范围,非本地户籍购房首付提高至50%,且只能购买一套住宅,并要求一年的社保或个税,而且实施认购认贷双重限购。

4月5日,三河市出台限购实施细则,对二手房交易要求:实际成交价高于指导价按照实际成交价网签,实际成交价低于指导价,按照指导价网签;而且对计税价格进行明确,进一步提高二手房交易成本。

5月,河北统一出台最新限购政策:外地人在环首都地区购房须提供3年社保证明。

一系列的限购之后,带来的直接影响有两个:有钱人没购房资格,有资格的没钱。即便二者均具备,也在观望市场,迟迟不肯下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买卖双方的拉锯状态开始变化。限购政策出台后,购房者不敢轻易出手;有一部分着急用钱的业主开始降价。“有些炒房者用了资金杠杆,迫于月供压力,只能降价出售。”刘来望说。

早在2013年下半年至2014年初,燕郊乃至一线城市经过一轮萧条期。

在刘来望看来,当时虽然市场不景气,但各大房产中介公司还在扩张;而这一次确实是在收缩。“当时规定一年社保,还可以补缴,而且房价较低;现在要求3年社保,房价也高。有钱的未必有资格,有资格的未必有钱。”他说。

静待春天

新盘封盘,二手房成交低迷,燕郊楼跌入冰封期。

春江水暖鸭先知,房产中介对楼市行情变化有着直接而敏感的认知。成交量下跌,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房产中介行业:裁员、并店、关店。

“随着成交量断崖式下滑,燕郊大大小小的房产中介公司都在裁员、并店甚至关店;还有传言,有一家中介将不发底薪;这些迹象都说明,房产中介的老板们已不再看好未来。”刘来望说。

随着北京及环京城市限购政策的收紧,房产中介将所售楼房范围拓展至外地。

在一家中介门店接待中心,记者看到,除了少量的燕郊、固安、大厂、香河等地楼盘外,所售的楼盘项目还有天津武清、河北唐山、辽宁葫芦岛、山东威海、海南三亚等。例如,“首付6万8,海边安个家,首付只需 10 %”的广告,是指山东威海的一个楼盘项目。

刘来望坦言,销售外地的楼盘并不容易,主要是得有卖点。“因为京唐高铁、京承高铁,唐山和承德的楼市也被催热,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价格也翻了一倍多。”他说。

从默默无闻,到人声鼎沸,如今燕郊楼市进入蛰伏期。对于楼市中介而言,只能是静待春天再次来临。

整个采访期间,没有一位客户前来看房或咨询,刘来望的同事们大都无所事事,或低头玩手机,或坐着一起闲聊。

关于未来,刘来望似乎没想好。“要么就熬,要么辞职,短期内楼市恐怕很难再有转机。我等着公司来‘优化’——变相裁员。”他苦笑道。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介“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