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山村:积分制带来好民风

□ 陈伟 王磷春   2017-07-04 02:13:39

“农村靠群众,群众靠发动,发动靠活动。我们就是要用积分制来激发群众参与民风建设的热情。”拿到积分的湖山村村民欢天喜地在抽奖。5月24日17时许,湖北省钟祥市胡集镇湖山村农民广场座无虚席,热闹非凡。舞台上方的电子显示屏写着:湖山村积分制管理颁奖文艺晚会。舞台两侧站满穿着各式演出服装、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农民演员。随着村妇联主席兼晚会节目主持人包安娜一声“开始”,一台由农民自导自演的颁奖文艺晚会正式拉开帷幕。

党员代表谌基坤喜获月冠军和季冠军奖项后,感慨地说:“好的民风靠全体村民共建,我是一名党员,做了一些正能量的实事,希望人人都为民风建设出一份力。”

这标志着由湖山村首创的民风建设积分制取得阶段性成果。

近年来,湖山村加强两个文明建设收到好效果,人均年收入由2011年的5600元上升到2016年的2.2万元,跨入湖北省平安村、新农村示范村行列。村党委一班人深思,如何让口袋鼓起来的农民脑袋也“富”起来?他们在全省首次推出民风建设积分制办法,将干部、党员和普通群众的行为分三个层次全部纳入积分制管理。对月、季和年度积分第一名给予物质奖励和设流动红旗颁奖;其他只要有积分的人都取得抽奖资格参与随机抽奖。

正积分放大正能量

“其实,我对积分不积分并不是很在意,在意的是这份荣誉。”湖山村5 组65岁的胡留贵大妈如是说。3月18日,胡大妈发现一台悬耕机将田里的泥土全部带到了水泥路上,将路面严重污染了,影响行人和交通。她二话不说,从家里拿来铁锹、扫帚和水桶,将100多米长的水泥路清扫冲洗得干干净净。胡大妈赚得6分积分的同时,受到过路群众交口称赞。

胡大妈在部队服役过8年的儿子谌基坤得知妈妈的举动后,在为妈妈点赞的同时,暗中与妈妈开始了做好事竞赛。一个下雨天的早晨,谌基坤上班途中发现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大爷撑着一把雨伞送孙子上学。一阵大风卷走了老大爷的雨伞,爷孙俩光着头挨雨淋。谌基坤马上停下车,扶着爷孙俩坐上自己的车,一直将老大爷的孙子送到了学校才赶去上班。望着谌基坤远去的车影,老大爷喃喃自语,还是好人多呀。

5月初的一天早上,谌基坤发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后座掉下一袋东西。他捡起来一看是一袋野生鳝鱼。他马上开车追赶上那位骑摩托车的人,将满满一袋鳝鱼还给了失主。

谌基坤以85分获得第一季度季冠军。

3组村民万家贵过去是两耳不闻家外事,一心只顾自家田的人。积分制实施以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关心起村里的大事小情,还多次义务清理堰塘里的垃圾,获得3月份积分制月冠军。领奖现场,他手捧奖品腼腆地说:“钱有用完的时候,而荣誉是越积越多。”

“今天你积分了吗?”这句话已经成为湖山村民们茶余饭后重要的谈资。党员、群众做好事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形成倒逼村干部一班人创新工作的强大动力。村副主任董国祥发现2组村民李心娥赋闲在家,有时还爱玩麻将,影响家庭和睦。董国祥劝其成立妇女互助队,从此,李心娥一下子由闲人变成了大忙人,每天奔忙在田间地头组织劳务互助,每月收入达3000多元。人活得充实了,家庭也和谐了。

据湖山村副主任、村妇联主席包安娜介绍,自民风建设积分制实施以来,全村出现了母子、夫妻、妯娌和邻里之间做好事竞赛的可喜局面,呈现出“三多三少”现象,即争做公益的多了,熟视无睹的少了;争当先进的多了,甘做落后的少了;乐于助人的多了,遇事绕道走的少了。

积分季度冠军获得流动红旗和物质奖励。负积分抑制负效应

湖山村将会议纪律、红白喜事、家庭环卫、计划生育和求学上进等13项行为规范纳入负积分范畴,变过去的空洞说教为硬性扣分。用湖山村党委书记郑雄的话说就是用反向鞭策术来约束党员、干部和群众,让他们知道哪些底线不能触碰。他说:“农村靠群众,群众靠发动,发动靠活动。我们就是要用积分制来激发群众参与民风建设的热情。”

湖山村7组村民陶忠敏的孙子产生厌学情绪以后,向爷爷表露了辍学的念头。陶忠敏急忙对孙子说,你千万不能辍学,不然我们家就会被扣分,被村里人看不起。从此,这个孩子不仅再未提及退学,还成了班级的学习积极分子。

湖山村4组两户村民曾因耕地纠纷闹得不可开交。积分制实施以后,这两户村民的关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两家人主动冰释前嫌成了相互关照的好朋友。

湖山村7组网格员徐大清深有感触地说:“实行民风建设积分制以后,我这个网格员好当多了。过去组里派工给钱都不愿意干,而现在不给钱却抢着干。”

胡集镇党委书记任海清表示,湖山村党委是一个敢于创新、勇于争先的集体。他们巧妙嫁接积分制形式来强化民风建设,弘扬正能量,抑制负效应的做法初见成效。下一阶段我们拟将民风建设积分制在全镇推广,力争乡风文明建设新成果。

编辑:郭梁 美编:杨东儒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湖山村:积分制带来好民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