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我国民间纸牌的牌面符号

□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 高金燕   2017-07-04 02:13:40

民间纸牌是在我国民间流传的纸牌游戏,种类多样,内容丰富,与常见的扑克纸牌有很大不同。民间纸牌是我国民间文化的载体和传播手段,集民间传说、制作工艺、视觉识别、思想观念传达等于一体,是完整的视觉文化符号系统。

民间纸牌中的牌面符号,是我国南北不同文化审美情趣的自然流露;是儒家、道家思想观念在民间渗透和传播的途径,也是民间图形纹样造型特点的展示舞台。随着民间文化的不断流失,处于文化边缘、长期自生自灭的民间纸牌也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需要引起我们的关注和重视。

牌面符号的构成要素

我国“民间纸牌”的牌面符号是指构成民间纸牌牌面的各种视觉构成要素。一副完整的民间纸牌,牌面符号一般由图形、色彩或字体组成。图形图画内容涉及文学人物、传说故事、吉祥图案、抽象符号等,以字体为元素构成的牌面符号以中国汉字为主,内容涉及我国传统思想观念的传播和汉字不同书写方式的展示。在运用图形和字体进行识别的民间纸牌中,色彩也是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色彩鲜艳、对比强烈是民间纸牌的又一显著特色。

我国民间传统纸牌的大小“长二寸许,横广不及半寸”(《清稗类钞》,清,徐珂),与描述的古代“叶子戏”形态接近。一般情况下,多数民间纸牌的长宽比例差别较大,长是宽的数倍,与宽窄相差不大的扑克牌及麻将牌的长宽比例有一定差别。

一副完整的民间纸牌,一般花色30种,每种两张,一副牌共60张,也有的地方纸牌,每张纸牌4或5张,这样每副牌的数量就从120张到150张不等。各地又因风俗习惯不同,所以常见的纸牌数量在不同地区并不相同。

牌面符号的内容及图案特点

目前我国流传较广的民间纸牌有“麻雀纸牌”“水浒纸牌”“南通长牌”“川牌”“泸州大二”“湖北花牌”等,这些民间纸牌的牌面符号各具特色,总结起来大概有以下几种:

(一)与传统“叶子戏”一脉相承的牌面符号

1.牌面花色由“万”“文钱”(麻将中的“饼”)和“索子”(麻将中的“条”)组成,每种花色的“牌面”由一到九的“点数牌”构成。此外,某些地方纸牌还配有“百搭牌”“将牌”和具有特殊功能的“人头牌”或“花色牌”,内容多由民间吉祥人物或装饰图案构成。北方地区常见民间纸牌的牌面花色。2.“万字牌”上的牌面装饰人物以“水浒人物”为主,某些纸牌也会有西游记或八仙等民间人物形象。传统纸牌的制作多数沿用古代雕版印刷技术,人物造型古拙,线条干脆利落,体现了我国民间艺人的审美情趣。另有一些采用现代印刷技术的地方纸牌,万字牌上的人物造型多用手绘,内容也从水浒人物扩展到三国人物、红楼人物等。

3.“文钱”和“索子”是后来我国麻将牌中的“饼”和“条”,牌面符号由代表“铜钱”的圆形图案和代表“钱串”的绳索图案变化组合而成,这两种花色的牌面构成符号比较抽象,为不同数量的“铜钱”形态和“条索”纹样排列组合而成。

4.除了代表三种花色的主要图案外,“马吊牌”演化而来的民间纸牌在每张牌的上下两端还有一些抽象的几何图形,内有圆点或线条指示该牌代表的数量和内容,如用圆点代表饼子数量,用直线代表条子数量等,功能类似扑克牌上的“角码”。

(二)以文字为主要牌面符号

以文字为主构成“牌面符号”的民间纸牌,文字内容多为汉字,一般情况下,每张牌的汉字都不相同,具有识别、计数、装饰等多种功能,这类纸牌上的汉字,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

1.由简单汉字构成牌面符号的地方纸牌——“湖北花牌”。

“湖北花牌”是流行于我国湖北荆州、宜昌等地的民间纸牌,又叫“荆州花牌”“宜昌花牌”“花叶子”“柳叶子”“上大人”等。牌面符号由24个汉字组成,每字4或5张,整副牌的数量从110张到125张不等。组成“上大人”纸牌“牌面符号”的文字是:“乙、尔、三、七、八、九、十、小、生、子、土、化、千、孔、己、上、大、人、佳、作、仁、可、知、礼”,每三字凑成一句,每一句为一副牌,凑够一定数量的顺子就能“和牌”。构成“牌面符号”的汉字来自我国古代儿童习字帖《上大人》,按照成牌规则,三字一组的“顺子”是颂扬孔子的术语,具有一定的教化意义。三字一句的成牌语句,从右及左为:“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八九子,尔小生,佳作仁,可知礼”,大致是说“上古大人,孔丘一人而已,他教化弟子三千,其中有七十二位贤人,八九个得意门生,可知周公之礼”。

“湖北花牌”的汉字符号不仅体现在文字内容和思想上,牌面文字的书写也独具特色,一些地方注重手工书写,使文字更具有图形特点,非当地人士不能辨认。按照各地不同玩法,又有“上大人”“福禄寿”“三五七”等不同规则。

2.以中文数字为主要牌面符号的民间纸牌 “二七十”。

“二七十”是流传于两湖、西南三省及广西等地的传统纸牌,形式简单,流传广泛,“二七十”“字牌”“大字牌”“大贰”等都是对这种纸牌的称谓。

“二七十”的牌面符号由“一”到“十”的汉字简体和繁体构成,其中,简体和繁体的“二”“七”“十”三字为红色,其他字体为黑色。以中文数字为主要牌面符号的“二七十”牌。3.由中国象棋“棋子”上的汉字组成牌面符号的“象棋牌”和“四色牌”。

“象棋牌”和“四色牌”都是以“中国象棋”棋子上的文字作为牌面装饰符号的一种民间纸牌,流行于我国的广东、福建、台湾以及越南等地。

“象棋牌”以中国象棋中的“帅(将)、仕(士)、相(象)、伡(车)、傌(马)、炮(包)、兵(卒)”做牌面符号,为方便区别,牌面色彩有红黑之分,我国福建、广东、台湾等地的区别方式以字体颜色为准,红色字体为“红牌”,黑色字体为“黑牌”;以越南为代表的“象棋牌”,“红牌”“黑牌”区别方式以字体下方是否添加“底纹”图案为识别方式,字体下有红色底纹图案的为“红牌”,没有红色底纹的为“黑牌”。越南“象棋牌”还为每张纸牌文字配了相应的图形,如“将、士、卒”分别用人物形象做装饰,象、马则分别用一只大象和一匹马做装饰,而“炮”则用一门大炮做装饰,图案色彩及形式极具地方个性。

“四色牌”是象棋牌的一种变体,因牌面颜色有红、绿、黄、白4种颜色而得名,牌面以中国象棋中的“将(帅)、士(仕)、象(相)、车(伡)、马(傌)、包(炮)、卒(兵)”做牌面符号,其中绿色纸牌和白色纸牌的字体是“将、士、象、车、马、包、卒”,红色牌和黄色牌则为“帅、仕、相、伡、傌、炮、兵”,此外还有“公、侯、伯、子、男”等“人头牌”。

4.以汉字中的数字和其他汉字组成牌面符号的客家“六虎牌”。

“六虎牌”是一种不同于其他地区的地方纸牌,它是唯一保留明代“马吊牌”“十字、万子、索子、文钱”4种花色的民间纸牌(其中将“马吊牌”中的“万”改为“贯”,其他3种花色与“马吊牌”相同),也是唯一保留“马吊牌”“以大击小”游戏规则的民间纸牌,流行于我国两广、客家等地,别称很多。

“六虎牌”牌面汉字内容简单,均是由从一到九的“拾”“贯”“索”“钱”的繁体字组成,在表示数字的汉字上还加入了一些现代的装饰元素及一些广告用语,如在笔画简单的字体上加入扑克牌的“方块”“红桃”“黑桃”等图形符号,或者在局部笔画上加入发行公司的名称和标志等,可谓是早期的游戏植入广告。

除了4种花色的数字牌外,“六虎牌”还有三张单牌,分别称为“鹿花”“雲綫”“雲拾”,类似于扑克牌的大、小王。因古时“丽”的繁体字“麗”与 “鹿”相似,当时刻牌者将“麗”误刻成“鹿”、“钱”误刻成“綫”,后世以讹传讹就成了现在的样式。有的地方除了“鹿花”“雲綫”之外又增加一张单牌,称为“云拾”,“云”字也为繁体,所以牌面上常见的是“雲拾”。

(三)以“骰子”点数和人物图像装饰而成的牌面符号

除了上述两种牌面图案外,我国民间纸牌的牌面花色还有另外一种构成形式,那就是特殊的抽象符号,此类纸牌以四川的民间纸牌为主要代表,牌面两端以骰子的点数组合为构成手段,与我国民间“打天九”和国外“多米诺骨牌”的牌面构成相一致。

“川牌”即四川纸牌,又叫“四川长牌”,牌面由红、黑圆点和人物形象组成,其中,红、黑点子在牌的上下两端,中间为人物形象,内容多是三国、水浒或红楼梦等文学人物形象。

三国人物川牌和水浒人物川牌。

民间纸牌牌面符号的价值和意义

牌面符号是民间纸牌的视觉识别系统,是了解我国民间文化的一扇窗口,它集文学、艺术、制作工艺于一体,在游戏的同时传递文化思想和观念,既是娱乐形式,又是传播手段。

民间纸牌中的牌面符号是我国民间文化的一种载体,它记录着我国民间市井生活的文化喜好和观念,是我国民间大众文化的真实写照。“麻雀纸牌”和“水浒牌”中的梁山好汉、“南通长牌”中的八仙和西游人物,是民间对传说故事人物的理解和表现;“上大人”纸牌中的文字和语句,是人们对儒家思想观念的认可和记录;“象棋牌”“四色牌”是人们对三国故事的重新认识和再创造;“川牌”中的骰子点数,则是我国民间大众对游戏道具的灵活运用。牌面符号中的这些视觉信息,除了记录我国民间世俗生活的文化喜好外,还记载了我国民间文化的多样性,小小方寸,内容丰富,体现了我国民间文化的旺盛生命力和民间创造能力。

民间纸牌是我国民间文化的传播途径,借助纸牌上的牌面符号,民间故事、戏曲人物形象在市井之间得以流传,儒家思想、汉字书写艺术也通过纸牌向市井生活渗透。以水浒故事为背景的山东“水浒纸牌”流传足迹遍布我国陕甘、晋北、河南、河北、新疆等地,是梁山好汉发源地的人们对英雄人物的纪念;“象棋牌”“四色牌”“川牌”等在我国西南地区流行的民间纸牌,随着人口的迁移和流动,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开始普及和扎根,使我国的文化观念得以向境外传播和输送。

以山东水浒牌为代表的地方纸牌是我国雕版印刷工艺的传承手段,其制作过程涉及到选材、雕刻、制版、印刷、晾晒等多种工序,涉及多种工艺技术,是我国民间印刷技术的活态传承。一个民族和地区的手工技艺,承载的不只是形式上的表达方式,更多的是形式背后的文化内涵,这种文化内涵是经过历史锤炼的民族文化精髓,值得重视和保护。

我国民间纸牌中的“牌面符号”是我国民间文化的缩影,是数百年来市井生活的精神写照,它蕴含着我国文化基因的宝贵成分,是我国平民大众审美趣味、文化喜好、世俗娱乐的历史结晶。小小一副纸牌,历经世事沧桑,能在诸般历史变迁中得以保存不至消亡,凭借的是它自身固有的文化生命力。在瞬息万变、文化多元的今天,在倡导保护开发、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这些安静守候在市井角落的“民间纸牌”,是我国宝贵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值得每一个人去关注、发掘和抢救。

编辑:郭梁 美编:杨东儒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漫谈我国民间纸牌的牌面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