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驿站:家门口的“托老所”

《民生周刊》记者 郭鹏   2017-07-05 23:22:53

养老驿站作为居家养老最基层的服务提供者,也会为服务社区内的失能失智、独居和高龄虚弱老人,提供身边服务、床边服务。

2017年6月19日,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会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向大会作了市委工作报告。针对民生问题方面,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在报告中得到了明确。

蔡奇在报告中讲道,在接下来的5年里,北京市要“完善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

要建成“四级”管理服务网络

“养老问题”一直是北京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截至2016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329.2万,占户籍人口总量的24.1%。预计到2020年,全市户籍老年人口将超过380万,占户籍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6.7%,其中,有接近九成的老年人选择在社区和家里养老。

因此,近年来,北京市高度重视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市民政部门先后出台了《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居家养老“养十条”等各类政策。

北京市计划按照四个层级管理全市养老服务,也就是市级建设养老服务综合指导中心,对下级养老工作进行整体指导;区级建设养老服务管理中心,对区级所属范围的设施布局进行统一管理;街道建设养老照料中心,为无法居家养老的老年人提供全天候照料服务;社区建设养老服务驿站,为社区老年人提供点对点上门服务。

北京市民政局负责人曾形象地比喻“市区两级更像总调度台,而街居两级则是老年人就近获取养老服务的总服务台”。

2020年,北京市将全面建成覆盖市、区、街道和社区的四级管理服务网络。

除了“四级”养老服务体系,北京市还同时建立了“三边”养老服务体系。“三边”是指老年人的周边、身边、床边。周边是让老年人在活动区域内能享受到应该享受的服务,身边就是老年人下楼以后就可以有贴心的服务,床边是指养老服务要延伸到家里。

北京市民政部门曾做过调查,老年人最看好的上门服务有医疗、就餐、助浴和家政。如今,市民政局已在八8个行政区开展养老助餐服务试点,通过扶持专业餐饮企业、增强养老机构辐射功能等方式,建立了中央厨房+社区的配餐、送餐和助餐体系。

多建养老服务驿站

养老驿站是老年人家门口的“服务管家”。

2016年,北京市发布了《关于开展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的意见》和《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设施设计和服务标准(试行)》,针对北京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标准化、规范化建设,做出了相关规定。

文件明确,有居委会的城市社区,每个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服务区域人口规模为7000至10000人,服务半径不超过1000米。各驿站需明确开展服务的区域范围,实现服务区域的无缝衔接和服务人群全覆盖。驿站的服务须至少覆盖并保障区域内老年人。农村地区则按照村委会设置养老驿站。

养老服务驿站由专业的法人机构运营,不会交由居委会负责管理。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要充分利用社区资源,本着“政府无偿提供设施、运营商低偿运营”的原则,就近为居家老年人提供日间照料、呼叫服务、助餐服务、健康指导、文化娱乐、心理慰藉等居家养老服务。

2016年北京市已建成并投入使用150个养老驿站,到2020年,北京市将建设1000家养老驿站。

在服务老人的同时,养老驿站还可为困境儿童、残疾人提供服务。北京市《关于开展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现有社区内的残疾人“温馨家园”,可承接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职能。养老服务驿站在发挥养老服务功能的同时,需将困境儿童、残疾人纳入重点服务对象,实行综合服务。

养老驿站作为居家养老最基层的服务提供者,也会为服务社区内的失能失智、独居和高龄虚弱老人,提供身边服务、床边服务。

养老服务驿站一般设立10~15张床位,为社区内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日间托养,实施专业照护,也可为有需求的老人开展短期全托,推介和转送需长期托养的老年人到附近养老院接受全托。

驿站同步设置社区护理站,配备相应医务人员,为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不具备条件的,依托周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开展老年人健康服务。

医、养不分家

北京市始终坚持养老与就医不分家的原则。在医养结合方面,北京市一直鼓励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或与医疗卫生服务机构签订合作协议,支持医疗机构开办养老机构。

截至2016年底,北京市共有养老服务机构534家,按照目标,2017年内将实现80%以上的养老服务机构能够通过不同形式满足入住老年人医疗卫生服务的需求。到2020年,100%的养老机构通过不同方式落实入住老年人的医疗服务保障。

北京市民政部门负责人表示,满足老年人医疗卫生需求,不是养老机构和医疗单位签订合作协议就完事了。目前,市民政部门正在制定《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服务协议(范本)》,旨在今后要在健康管理、慢病干预、康复护理、上门巡诊、药物管理、急救、转诊等方面为养老机构老年人提供具体、实用、规范的服务。

也就是说,以后养老机构要与合作的医疗单位签订更为细化的服务协议,按照每家养老机构的不同需求,明确所需提供的医疗要求,比如不同科室的专家每月要来养老院几次,药剂科的大夫每月要来几次帮老人整理药品等,都要写清、写实。

北京还将深化养老机构改革,合理调整养老机构区域布局和结构,提高养老机构床位使用率,继续强化公办养老机构托底保障作用,优先保障特殊困难老年人的基本养老服务。到2020年,实现每千名户籍老年人养老机构床位数达到40张。

根据《北京市卫计委“十三五”规划》,北京市还将进行从“以疾病治疗为中心”到“以健康促进为中心”的转变,抓好疾病防控、慢病防治工作,加强老年人健康管理服务,推动“覆盖到准备孕育新生命起,一直到生命终点”的卫生与健康服务体系,保证兼顾当下的老年人群体和未来的新兴养老人群。

编辑:崔靖芳 美编:陈荔

驿站同步设置社区护理站,配备相应医务人员,为老年人提供医疗卫生服务。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养老驿站:家门口的“托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