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遗失的“小人书”

《民生周刊》记者 郭鹏   2017-07-05 23:22:55

连环画,又名“小人书”,历史悠久,远可追溯到汉朝,成熟于民国初期,盛行于民国至上世纪90年代之间,曾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成为许多青少年乃至成年人的重要读物。

6月24日,神州共享(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华欣从朋友圈里看到一则消息,北京市当天有7.2万考生参加中考,语文作文题目二的题干是结合卷面上的连环画,拟写发言稿。卷面上的六幅连环画以线描手法绘制,讲的是张骞出使西域及丝绸之路的故事。

连环画,又名“小人书”,历史悠久,远可追溯到汉朝的画像石,成熟于民国初期,盛行于民国至上世纪90年代之间,曾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成为许多青少年乃至成年人的重要读物。

作为“中华连环画数字图书馆”的创始人,看到中考提到“连环画”三个字,李华欣有些惊讶。放下手机,他给自己出了一道题,通过这次中考会有多少人再次想起连环画?

邂逅“老友”

2004年夏天,爱好收藏的李华欣在北京潘家园市场的旧书摊里意外发现了一些连环画,其中就包括从小读过的《三国演义》和《隋唐英雄传》。见到这些在他的生活里已经消失多年、久未谋面的“老朋友”,李华欣难掩兴奋。

那天,蹲在旧书摊前再次看到熟悉的画面和文字,李华欣惊喜地觉得“好像又回到了童年”。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大众书籍远不像如今这般丰富多样,阅读渠道也非常有限。在李华欣的记忆里,离家不远的连环画书店几乎是唯一能满足他精神需求的地方。那时,他和小伙伴们经常在书店里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经常看到小伙伴被家长拧着耳朵拽出书店。”

虽然我国的连环画历史悠久,但是李华欣认为连环画对于“50后、60后、70后以及85前”这些群体来说,印象最为深刻,影响也最大。他读过的连环画,至今记忆犹新,“可以说,连环画是伴随我成长的启蒙老师。”

随着上世纪80年代中、末期韩日漫画等新兴图书在我国迅速发展以及电视机的普及,连环画的发行量锐减,影响力也大不如前。也就是从那时起,李华欣渐渐远离了连环画,远离了那个他童年最亲密的朋友。“因为生活中再很难见到,我甚至已经将它遗忘了。”

那天离开潘家园旧书摊之前,他把面前的10多本连环画全部买下。也正是这次与连环画的再次“邂逅”,李华欣开始对收藏连环画产生了兴趣。他先是见到什么就买什么,后期开始收集印刷量较少的,再后来开始收集获过奖的,甚至还去拍卖市场竞拍。

买回来的连环画被他视作宝贝,他也因此结识了一些趣味相投的收藏爱好者。“其中有几个自掏腰包出版连环画的画家,市场没了,但情怀还在。”

彼时的他尚未想到,连环画会成为他今后事业发展的重心。

“玩”出的事业

随着收藏的连环画日渐增多,李华欣为了分享藏品,便将连环画扫描成照片传到网上。他说当时这么做纯粹是为了“玩”。

无意间,他发现网站上有来自海外的浏览记录,并且留言“学中文,学汉语”。他坚信该留言源自外国人。他也因此意识到,通过这种形式可以传播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做下去是有意义的。

于是,李华欣决定深耕连环画数字出版。

经过多年建设,由其创始的“中华连环画数字图书馆”对连环画作品进行遴选、整合、数字化加工,涵盖了古典名著、民间故事、历史演义、中外文学艺术等30多个不同主题且各具特色的专题,通过数字化和互联网技术展示出来。目前已经完成了420多万幅图片、4万册连环画的数字出版。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六一儿童节前到某小学看望学生时曾说过,“我从小就受精忠报国这四个字影响。四五岁时妈妈买了‘小人书’,给我讲精忠报国、岳母刺字的故事。”

在电视里听到习总书记关于连环画的分享后,李华欣得到了莫大的精神鼓励,他愈加认识到,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关键在于加强认知教育,连环画不仅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还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如今,他的“中华连环画数字图书馆”用户已经囊括了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杭州图书馆等近300家各类图书馆。

温州市教育部门于2016年9月成为该连环画数字图书馆的用户,阅读平台可以辐射温州市1041所学校、87万中小学生。据使用报告显示,2016年11月当月,温州市各中小学云图书馆连环画平台总访问量为297151。

李华欣因此觉得“连环画的内容并没有过时”。

说起各种连环画,李华欣如数家珍。图/郭鹏传承的烦恼

尽管数字化平台对连环画的推广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可他觉得远远不够。每当将一些纸张泛黄、接近变质的连环画进行数字处理后,他都会感慨,“再不保护,以后真的见不到了。”

据了解,我国共约有6万种连环画,目前经数字处理的有4万多种。

连环画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播载体,究竟该如何传承下去?李华欣认为这是个“大”问题。

虽然他的“中华连环画数字图书馆”按内容分为30多个阅览室,不同的主题都可以使读者身临其境,但是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李华欣坦言,并不希望孩子们过多使用数字的方式进行阅读。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纸质版的连环画早已淡出公众的视野,许多90后、00后的群体甚至未曾见过连环画,创作连环画的画家也是凤毛麟角。

回忆起连环画风光无限的年代,李华欣觉得它的衰落速度实在过快。“1982年全国出版近8亿册连环画。《铁道游击队》经过多次再版,累计发行2800万套。而如今书店里却一本难寻。”

究其原因,他认为除了韩日动漫、卡通和绘本的冲击以外,各大图书网站的荐书人多是对连环画不熟悉的年轻人,以及数字阅读的兴起等因素都使连环画失去了市场。

“而连环画丰富的绘画手法,使读者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又享受了画面的美感,这是它独有的优势。”李华欣认为这次中考中出现了连环画,仅仅六幅画,就将张骞出使西域以及丝绸之路的内容展现出来,就是对连环画以图育人功能的最大肯定。

至于连环画如何才能重归公众视野?

“希望得到政府更多的关注与支持吧!”李华欣说。

编辑:崔靖芳 美编:陈荔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寻找遗失的“小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