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夫护“单车”

《民生周刊》记者 于海军   2017-07-05 23:23:00

如果能把老百姓家里闲置不用的东西调动起来,扫码共享,那样不但可以让闲置资源发挥余热,还能节约社会成本,避免浪费。

晚上10点,吴文看完两集电视连续剧,起身趿拉着鞋走到屋外。

胡同里借着路灯下棋的老人丝毫没有倦意,吴文也凑了上去,打过招呼后,观棋不语。叮叮叮……一阵清脆的车铃声将吴文的视线转移到了一辆路过的自行车上。

骑车人从吴文身旁飞快闪过,随后在不远处来了个急刹车,迅速用自带的钢丝锁将车锁了。那人转身刚要走,却被吴文一声大吼叫住:“喂!别走。”骑车人是个二十出头学生打扮的男孩,被吴文这么一叫顿时慌了神,“怎么了?”男孩问。

“是你的车吗?就上锁。”吴文口气有些生硬,男孩大有跟他死磕的架势,“你管得着吗!多管闲事!这是你的车?你算干吗的?”男孩的这句话把吴文惹火了。

“小子!还嘴硬!”吴文说完,从身后拿了一把钳子,咔嚓一声,钢丝锁断了,“盯你好几天了,这是共享单车,不是你家专车!”吴文满脸怒气。

男孩连喊带叫,非得要吴文赔他的钢丝锁,被围上来的街坊拉了回去。

这只是吴文这段时间经历的一个片段,2013年,吴文生意失败后就一直在北京前门附近拉人力三轮车,和其他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们一样,吴文和家人亲身感受到共享单车带来的便利,也因此会主动关注并维护这份利益,时间一长,爱管闲事的吴文在外人眼中也有了“特殊身份”。

不合群

“北京的胡同多如牛毛,独独八大胡同闻名中外,尤其是在清朝的时候……”吴文载着两名游客在胡同穿行,脚上和嘴上都不闲着,不知从哪儿听来的野史,由他加工润色,随口一说,便引来一阵笑声。

去年下半年,随着各个品牌共享单车纷纷抢占市场,吴文和同行们发现,他们的生意不如从前了,“我们主要是针对游客,现在来玩的年轻游客,用的基本都是智能手机,短距离出行他们会骑共享单车,一边骑一边欣赏沿途风景名胜,谁还花几十块钱找三轮车啊!”吴文说那段时间,同行们多少都会抱怨,甚至对共享单车产生敌意。

一天晚上,吴文听微信里的朋友说,有几个同行在破坏共享单车,车座子和脚踏板被卸了下来,朋友圈里还流传着几张未经证实的图片,图片上,共享单车横七竖八地叠放在一起,仔细看都是崭新的车漆,却没有一辆完整能用的。

“缺德!这种事也干得出来!”尽管没确定就是同行干的,吴文还是骂出了声。

第二天中午,吴文载客间隙,和同行聊到了此事,大家表示都知道,但没人承认。吴文随口骂了一句脏话,被同行李强听到了,过来质问吴文这一骂是在针对谁?吴文直言,行有行规,不能做缺德的事情,谁干了缺德事情,谁就应该得到咒骂。

李强冷笑,对吴文说:“你装个啥?就你德行好,就你素质高!有种你别来蹬三轮啊!”李强说着就要动手,被身旁的几个同行拽了回去,同行一边拽一边嗔怪吴文:“你也是真够较真儿的,你管他谁干的呢?即便是咱们这些人干的又能怎样?再者说,共享单车确实影响了我们生意,何不你好、我好、大家好呢?”

吴文没有再和李强一行人争执,闷着头把车蹬出了老远,自言自语:别让我逮到!

这次风波过后,吴文和同行们疏远了许多,见面也仅是点点头而已,大家经常聚集的几个地方,也很少再见到吴文的踪影,“宁可少赚点钱,也不想和他们凑在一起,道不同,不相为谋。”吴文的话语中,流露出对个别同行的失望。

5月21日,在上海东方卫视播出的《笑声传奇》节目中,乔杉变身“三轮车夫”,与修睿饰演的“老修车匠”,围绕共享单车这一社会性话题,展开斗智斗勇,用搞笑段子,讽刺了社会现实,传递了正能量。

吴文也在电视上看了这一期节目,之后又用手机看了几遍,还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本来想写几句话在上面,琢磨半天最后只发了视频的链接。

奔忙在北京胡同里的三轮车夫。管闲事

今年年初,邻居家9岁的男孩在骑共享单车时摔了一跤,虽然只是轻微擦伤,但这件事还是引起了吴文的注意。

“有些人的习惯非常不好,用完车不知道上锁,小孩子看见就在胡同骑着玩,稍不小心就有可能摔倒,这种事新闻报道挺多的嘛!”吴文说,自己对共享单车的车锁进行了研究,机械密码锁最容易被骑行者遗忘打乱密码,智能锁相对来讲要安全许多。

那段时间,吴文每天都在看关于共享单车的新闻,如共享单车围堵地铁口、共享单车挤占城市盲道、共享单车被人为加锁、共享单车被拆解后发往外地……

吴文说,只要是自己看到用车不文明行为,他都会出面劝导。有一次,在制止一名破坏者的过程中,对方用U形锁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小腿上,“那家伙抡起锁头就给我一下子,转身就跑进地铁口了,我上哪儿追啊?疼了俩星期,还好骨头没事,”吴文说,妻子后来帮他盯了好长一阵子,抡锁头的人始终没露面。

共享单车除了用户人为损坏,那些现有交通体系之外的从业者也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部分黑车司机、摩的司机的破坏行为都被吴文当面制止或举报过。

吴文的妻子从来不反对他“管闲事”,吴文说妻子每天也骑共享单车上下班,看见不顺眼的骑行者也会过去唠叨几句,“结婚快30年了,我俩就一个脾气,不然也不能走到一起,呵呵!”说到妻子和家人,吴文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这段时间,吴文听新闻说,商场里出现了共享KTV、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吴文纳闷:怎么这么多共享的东西?我们需要那么多共享的东西吗?我们家这些旧东西可不可以共享?

在吴文看来,如果能把老百姓家里闲置不用的东西调动起来,扫码共享,那样不但可以让闲置资源发挥余热,还能节约社会成本,避免浪费。

“很少评价自己,偶尔评价别人。”吴文说自己是一个有点个性的中年大叔,爱管闲事,爱为别人操心,看不惯的就说出来,很少生闷气,不抽烟,只喝酒,爱看别人下棋,但从不说话。

对于别人眼中的“特殊身份”,吴文称自己不属于任何单位,也不属于某个公益组织,“管闲事”完全是出于自愿。吴文说,不希望别人把他当成一个另类,也不希望让大家认为他不合群。

(文中人物为化名)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三轮车夫护“单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