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工”新社群

□《民生周刊》记者 于海军   2018-06-11 16:03:04

“网约工”这种新的就业形态,吸纳了庞大的就业者群体,在城市分工中形成了新的社群。

肚子饿了点外卖,屋子脏了约保洁,有些事足不出户也可找人代办……“互联网+”时代,人们享受着指尖轻触的便利。

一些依托移动互联网生长起来的行业,给许多人提供了新的就业机会。送餐员、保洁工、推拿师、跑腿小哥等“网约工”群体迅速壮大,服务范围也在不断延展。“网约工”这种新的就业形态,吸纳了庞大的就业者群体,在城市分工中形成了新的社群。

新就业

2 0 1 5年初,秦鹏刚来北京,经老乡介绍到一家餐馆打工,因为“手上没技术,不想吃辛苦”,两年多的时间转瞬即逝,工作没有长进,整日忙忙碌碌,秦鹏觉得自己不能再混日子了。

“在餐馆做服务员,每天都会接触一些送外卖的小哥,觉得这份工作很潇洒,多劳多得,还比较自由。”秦鹏说。2017年4月,他辞职加入一家外卖平台,成为一名外卖送餐员。

在秦鹏看来,这份工作来得容易,统一的制服上身后,甚至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他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入职手续很简单,在手机上下载一个A P P,填写个人姓名、手机号码,上传身份证和照片,经平台审核通过后,他便有了新的身份——外卖小哥。

在农村长大的秦鹏从心底里喜欢这份工作,和家人微信聊天时,还会发上几张工作照,话语里是满满的幸福感。

叮!当附近有食客下单,平台系统会第一时间通知到秦鹏的手机,他便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单”或“抢单”。与此前的餐馆服务员相比,如今做外卖送餐员后,每个月的收入是原来的两倍。秦鹏说,如果每天加个班,多跑几趟,收入还会更高。

与外卖送餐员一样,注册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也不难。手机应用中有很多打车类软件,下载后进入司机招募界面,提供给司机的选择很多,包括快车、专车、顺风车、代驾、试驾、全职司机、豪车司机等,形式多样、内容细化的工作种类给不少司机提供了新的工作机会。

如今,“网约”行业阵容越来越强大,网约美甲、网约保洁、网约厨师、网约装修工、网约护理工等都可以让用户足不出户,便可以享受周到的上门服务。

王礼霞经过短期培训加入某网络平台后,做起了保洁员的工作,工具和服装都是平台发放,接单、抢单都在手机上完成,收入比原来增加了不少。

“我在餐馆、宾馆、家政公司都做过,与以前相比,网络平台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客户,不愁没活干了,收入比起从前也增加了。”王礼霞说。

赵刚以前一直做室内装修,近几年接的活逐渐少了,这也让他有了离开北京的想法。一次租房的过程中,赵刚了解到有些网络平台在招装修工,他用手机注册后,平台派的活逐渐增多,有时还忙不过来。因为有丰富的实操经验,赵刚每次收工时都能得到客户的好评。

事实上,“网约工”大部分都是依托互联网从业平台,其从业人员“入行”程序较实体公司或店面更简单快捷,客户量和收入也能保障。网约工吸纳了庞大的就业者群体。图/于海军

新生活

家住北京朝阳区的黄女士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她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出差,直接在洗衣APP上下单,半小时之内就有工作人员上门收衣服,尤其是窗帘、被罩等以往不方便送洗的大件物品,都能在手机上搞定,很省心。

如今,像黄女士这样选择网约洗衣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洗衣类A P 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只要用手机在应用中搜索“洗衣”二字,e袋洗、洗衣郎、益洗新、赛维洗衣等平台便会瞬间弹出。

对消费者而言,只需动动手指下单,就有专门的服务人员上门收取衣物,标记拍照,然后送到洗衣厂或门店,3到5天就能送回。黄女士坦言,这种“一键服务”的操作流程,简单快捷,在消费升级懒人经济的催化下,一些人付费洗衣的习惯逐渐养成。

不仅如此,除了省时省力,价格优惠也是网约洗衣吸引用户的一大卖点。黄女士告诉记者,网约洗衣平台比传统洗衣店要便宜一些,再加上各大洗衣平台经常有线上优惠活动,算下来价格要比传统洗衣店便宜1/3左右。

“喝着咖啡,听着音乐,等着美甲师上门做美甲的服务几年前就开始出现了。”曾在美容行业深耕多年的尹薇说,一些以前看似只有“白富美”才能享受的高端服务,早已借着互联网的东风“飞入寻常百姓家”。一些爱美的女士不必亲自跑去美甲店,而不局限于实体店面的美甲师也因此多了不少工作机会。

网约维修工的出现也给用户提供了不少便利。北京西城的马先生前段时间将手机摔坏了,如果按照官方维修店的报价,换一块原厂的手机屏至少要1900多元。马先生算了一笔账,在这个价钱基础上再加一点钱,都能买一台新机了。

无奈之下,马先生在网络平台上预约了一位手机维修员,填写手机信息和见面地点后,不到一个小时就接到了维修员的电话。“维修员都是统一服装、统一工具,还是很专业的,十几分钟就换完了一个新屏幕,价格仅是官方维修店报价的1/5。”马先生告诉《民生周刊》记者。

“互联网+”时代也让上门理疗、按摩变得方便省心,一些专业医师也因此拓展了服务空间。2 0 1 5年,吴玉昆辞掉了某医院按摩师的工作,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平台做起了网约按摩师。

据吴玉昆介绍,与传统按摩不同,互联网按摩师通过手机APP定位接单,按照与顾客约好的时间、地点见面。由于工作性质相对自由,在家里和办公室都可为顾客服务。在吴玉昆看来,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网约服务带来的便利逐渐凸显,像他这样的手艺人未来一定会成为香饽饽。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网约工”新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