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坤:爱上支付业务

《民生周刊》记者 张兵   2018-06-23 09:38:21

他相信,手机POS机在未来10年内将成为最主流的交易结算方式。

2000年,从武汉某中专毕业后,楚坤怀揣1000元,只身一人到北京打拼。和其他创业者一样,楚坤的成长是一部励志史,做过游泳教练,做过电话营销业务员,最难熬的时候住过地下室。

如今,楚坤与妻子都迁至河北燕郊,生活美满,父母住在同一小区,12岁的大儿子读小学六年级,公司主营业务稳定且专注:盒子支付与金融贷款。

楚坤的朋友非常佩服他的坚毅,他每天要用一个小时跑完7公里,已经坚持一年多。运动成为楚坤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今年还准备学习潜水。

“身体比什么都重要。”楚坤说,“阅读与运动是我的两大爱好,我很满意自己的生活状态。”

楚坤“青春不应泡在水里”

5月15日下午,北京市朝阳区杨闸环岛中商华贸商厦四楼,80后的楚坤一身休闲装,很难想到,他所拥有的公司去年共1.5万台POS机提供刷卡支付服务,流水达3亿元,50多人的团队,今年的目标是6亿元。

中商华贸商厦办公室面积并不大,楚坤隔出一间,作为茶室,大部分业务就在这间屋子谈成。隔墙是普通的透明玻璃,谈到兴奋时,楚坤会拿出黑色签字笔,将玻璃作为黑板,写上板书内容,划重点。

“当初工作的那间游泳馆是小区配套,一天来不了几个人,我说话都不太利索了,应聘新岗位后,两三天电话都拨不出去,可能是心理原因。”在游泳馆工作3年,楚坤先做服务员,后来做救护员,最后成为一对一私人教练。后来他觉得青春不应该泡在水里,应该换种活法,就去一家报纸应聘广告电话销售。

刚上班,日子并不好过,“主要是靠提成,3个月后还是没有什么收入,找妹妹借了1000元钱,才付了两个月地下室租金。”

“差一点就回老家了,可文凭这么低,回老家又能干什么呢?可能性格里还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于是坚持至今。” 楚坤承认那时有过痛苦与迷惘,“基本工资也就800元,连房租都付不起,混得不能比这更差了!”

“有了自己的媒体”

2006年,楚坤转入一家杂志社做广告业务。不久,他尝试承揽北京户外广告,不料赶上集中清理户外广告牌,项目无疾而终。

受分众传媒启发,2008年9月,楚坤创建了一家名为博鼎互动的公益传媒公司,将广告与公益进行嫁接,采取加盟方式,在各地寻找城市合伙人。用他自己话说,“有了自己的媒体”,即可以滚动播出广告与节目的电子显示屏。

博鼎互动公益传媒现在全国投放了近千个爱心多功能募捐箱,这些募捐箱主要放置在政府办公大厅、商场、银行、商务写字楼、机场、车站、宾馆、医院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为善款募集提供有力保障,同时凸显广告价值。

“当时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模式,江南春上市时只有7000块屏,我那时做得最好时有3000多块,按照这个速度扩张,2012年就会有10000块屏。”

不幸的是,由于“郭美美事件”的发生,红十字会信誉严重受损,楚坤的项目连带夭折。

提起当初,楚坤显得有些感伤,“眼看公司一点点做大,突然一下子就没了,想着去挽救,但一个草根,没有资本怎么救?”

渠道

2014年,敏锐的楚坤再次发现商机,果断进军移动支付行业。

彼时,移动支付刚刚兴起,银联支付是最常见的第三方支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子商务的崛起使得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支付开始出现,到2015年底,获得央行支付牌照的公司达到267家。

楚坤站在了风口。他了解到,在欧美,平均每万人拥有179台POS机,在日、韩等国,平均每万人拥有625台POS机,而在中国,平均每万人仅拥有13.7台。中国目前有6000万中小商户,但拥有POS机的商户只有300万,POS机只占市场份额的5%,95%的市场处于空白状态。

楚坤相信,手机POS机在未来10年内将成为最主流的交易结算方式。

“这不是一锤子买卖,一件商品卖出后,还要继续找买家,支付业务不一样,只要发生支付,就跟我有关系,一旦达到一定量,收入会很可观。”楚坤打了个比方,“即便你晚上睡觉,只要有人刷卡,你就有收益,并且是永久的。”

“关键是要有团队与用户,一家家客户去谈,不怕被拒绝。”楚坤分享自己业务成功的秘密,“手续费是三家分,发卡行占70%、银联占10%、通道使用费占20%,我们挣的是通道使用费。”

楚坤举例说,如果客户购买了100元的商品,刷卡并签单,签收单为100元,卡中额度实时减少100元。商家拿收单行发的POS机,刷了客户的卡,打出签收单,然后拿签收单去向收单行清算,收单行根据合同付给商家99.35元,扣除0.65元手续费。

按照行业规则,0.65元手续费由银联、卡组织(POS渠道)、卡机构(发卡行)三家分享。

“其中我们可以分到0.15元,叫渠道费。”楚坤说,“手刷POS机是我免费投放给商家的,每台机器成本是99元,每台要刷够6.6万元才能回本。”

“中国移动支付在全球领先,但实际上还只是科技应用,回归到基础科学研究,整体还非常薄弱。”楚坤十分认同马化腾的观点,“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我们的实力还不够,中国一定要大力发展基础科学研究。”

北漂18年后,楚坤已不是当初那个刚从武汉走出来的小伙子,他的身份包括北京武汉企业商会会员、中国商业管理协会信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多年摸爬滚打后喜欢独立思考一些“大问题”。

编辑:赵慧 美编:陈荔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楚坤:爱上支付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