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拆解业遭遇阵痛

《民生周刊》记者 郑智维 张兵   2018-07-03 18:09:42

“或转向国内渠道的垃圾拆解,或鼓励‘走出去’,或延伸产业链,总之,吃苦耐劳、敢于闯荡的台州人需要再杀出一条血路来!”

“台州不产塑料,却有着全国最大的塑料市场;台州不是著名的工业基地,却有着称得上全国最大的旧机电设备市场;台州没有铜矿,铜的年产量却达到4 0万吨;没有铝矿,年产铝超过3 5万吨;没有铁矿,年产钢100多万吨……”

一份关于浙江台州洋垃圾拆解业现状的调研报告如此写道。

发端于2 0世纪7 0年代的台州路桥区峰江镇,台州固体废物拆解业至今已有4 0余年历史,已成为该市工业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产业,对台州经济高速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受环保新政影响,从2 0 1 8年1 2月3 1日起,废五金类、废船、废汽车压件、冶炼渣、工业来源废塑料等1 6个品种固体废物,将从《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

1 7岁便进入固体废物拆解行业,台州路桥区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协会会长、浙江巨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应友生已从事这个行业30余年。谈及现状,他坦言,压力很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公司转型或向深加工产业延伸,或向国内发展。

区主导产业

位于浙江省中部沿海,台州民营经济发达,曾诞生过国内第一家股份合作制企业。然而,这里却是一个资源相对匮乏的地区。

为突破资源短缺的制约,头脑灵活的台州人将眼光投向国外。他们将国外的旧机械、车床、家电、电机等废旧物资进口回来,分类拆解成钢铁、铜、铝等金属,从而为当地提供廉价原材料。

和广东贵屿、河北文安、广东陆丰碣石镇新绕村等洋垃圾集散地有所不同,台州拆解行业主要以进口废五金为主,占进口固废总量的96.14%。

台州市环保局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2017年,台州全市进口固废201.2万吨,其中进口废五金193.4万吨、废塑料0.95万吨、废纸6.56万吨、废纺织棉纱0.25万吨。

正是得益于拆解业提供的廉价原材料,台州涌现出一批金属加工相关产业。例如,玉环的水道配件、阀门,路桥的电线、电缆、电机,温岭的空压机、水泵,黄岩、路桥、玉环的汽摩配等。

“台州打造出了全国最大的民营汽车、摩托车制造业基地,国际著名的工业缝纫机制造基地,形成了一条紧密相连、唇齿相依的产业链条,实现了企业间产值与效益共同增长的双赢。”路桥区金属再生产业协会秘书长陈长海说。

废旧金属回收业被称为“垃圾产业”,亦叫拆解工业,台州当地政府称之为“循环经济的再生资源利用”。然而,就是这种被称之为“垃圾产业”的拆解业,已然成长为台州市路桥区的三大主导产业之一。

当然,在提供廉价优质原料的同时,违规的场外拆解也给当地带来污染。

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台州市环境保护局副局长陈宇红坦言:“自从有了拆解行业,非法场外拆解便如影随形。家庭作坊式的非法场外拆解行为是造成台州路桥、温岭等地土壤有机物和重金属复合污染的罪魁祸首。”

去年,台州还专门启动了为期6个月的场外拆解专项整治行动。

此次专项整治中,场外拆解集中的路桥、温岭两地共取缔非法经营场点2 1处,查封1 4处,环保立案33起,市场监管立案两起,移送公安10人,行政拘留10人,清运固废14万吨。浙江天锦地泰金属有限公司拆解车间。图/张兵拆解业崛起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台州的老百姓开始涉足废旧金属拆解业。

据浙江天锦地泰金属有限公司董事长陶文傲回忆:“一开始主要是国外主动将洋垃圾送给台州企业拆解,不但不需要钱,而且日本等国还提供资金作为运输路费的补偿。”

那一时期,企业多是家庭为主体的“房前屋后”形式。

因为技术含量低,几乎人人都可以从事,锤子、凿子、螺丝刀是最常用的拆解工具,“科技含量”最高的是使用电钻。当时,许多家庭都由成年男子负责进货和出货,老人和妇女留在家里拆解电子垃圾。

“直到1996年,台州市环境保护局成立,才从手工作坊式的散户拆解过渡到定点管理。在此之前,基本没有环保概念,拆解现场的终极垃圾会污染附近的河流、土壤等。”陈宇红说。

随着拆解业的崛起,路桥区一度成为我国著名的废旧物资集散地。旧钢材、旧五金、旧橡胶、旧塑料、旧电机等市场相继出现。为便于收购废金属,宝钢、杭钢等钢铁企业均在台州设立了专门的办事处。

目前,台州拆解业已形成稳定的废旧资源回收体系,特别在欧美、日韩等国的废旧资源回收市场具备较强的话语权。“台州很多大的拆解企业都已在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废旧物资进口国设立了办事处,专门雇用当地人收购废五金,并装船运回台州的海门港。”陶文傲说。

回顾台州拆解业的发展历程,陈长海总结道:“从以拆解国内固体废弃物为主到拆解进口固体废弃物为主,从手工作坊式拆解到先进技术设备拆解,从定点企业加工到归场基地生产,从单纯的原材料拆解到下游产品的探索开发。”

近几年,路桥区金属加工业的年销售产值都在150亿元以上,占全区工业总产值30%左右。目前,基地有原环保部批准的定点企业38家,已形成金属资源再生产业集群。2010年,齐合天地在香港主板上市,成为全国金属再生行业首家上市公司,2015年巨东股份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台州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图/张兵“再杀出一条血路来”

在台州,《民生周刊》记者走访了2017年底建成的国内规模最大的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之一—台州市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

位于路桥三山涂围垦区,该基地面积6633亩,总投资逾100亿元,实行“固废入园—各厂区集中加工—原料成品出园”的“圈区管理”模式。按照规划,该基地可实现年拆解加工各类金属固废300万吨。

随着洋垃圾进口禁令实施,基本掐断了当前进口废旧金属的回收渠道。无论是对拆解企业还是整个产业链而言,转型的阵痛都在所难免。

转型之难,从受访从业者的陈述中可见一斑。

“因为前期投入较大,目前多数拆解企业都有贷款,面临银行抽贷压力。今年年底,银行将抽贷10%~20%,明年将继续抽贷50%。”

“由于国内回收体系尚未完善,垃圾分类不彻底,这会导致国内固废回收成本很高。”

“可供企业用于转型的时间太短,转型难度实在太大。”

“拆解业关停之后,台州相关产业链的材料成本至少要提高5%~8%。”

新政的实施影响了企业扩大再生产的信心和动能,造成行业规模扩张受阻。

从政府的态度看,主要还是鼓励企业开展金属再生资源国际产能合作。支持实力较强企业走出去,到泰国、越南等东南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固废拆解分厂,实现国外分拣、拆解、初加工,原料、半成品回流国内深加工的产业分工格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齐合天地已成功收购德国舒尔茨(全球知名资源回收企业),并计划在东南亚(意向在泰国)建立金属再生企业,将成为台州市第一个“走出去”的金属再生企业。

浙江京城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也已积极布局国内废旧物资回收利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废线路板回收利用、废弃电器电子及手机回收等项目。目前,该企业年处理1万吨废旧线路板项目已启动实施。

“或转向国内渠道的垃圾拆解,或鼓励‘走出去’,或延伸产业链,总之,吃苦耐劳、敢于闯荡的台州人需要再杀出一条血路来!”陈宇红说。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台州拆解业遭遇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