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胶跑道,毒从何来?

□ 《民生周刊》记者 赵慧   2016-11-25 10:12:01

令人费解的是,即便塑胶跑道明显散发异味,并已造成学生不适,但经检测多数塑胶跑道竟然“各项指标符合标准”。

□ 《民生周刊》记者 赵慧

已有半年多时间,魏美玲没敢让儿子上学,恐惧来自学校新铺的塑胶跑道。

去年9月底,魏美玲儿子所在的北京丰台某小学铺设了塑胶跑道,此后孩子便总是流鼻血不止,一个多月后,体检报告显示,这个四年级的男孩血常规5项超标。

“2015年11月10号晚上,我的悲伤没办法用语言表述,因为以前看到的是孩子流鼻血、出疹,那天我看到了孩子的体检结果。”当残酷的报告单代替感官感受,魏美玲几乎无法接受,她随即决定不让孩子再去学校,“保住他的健康是我的第一选择”。

但不是所有家长都像魏美玲那样选择让孩子远离学校。

去年至今,问题塑胶跑道引发的中小学、幼儿园儿童身体不适的事件陆续曝出,犹以京沪深等城市最为集中,流鼻血、发烧、皮肤过敏、咳嗽成为不同地区儿童的共同症状。塑胶跑道有毒?一时成为一种社会流言。因果关系

5月份,距离上次体检半年的时候,魏美玲带儿子做了复检,“他是目前我知道的状态最好的一个孩子,不接触跑道,就再也没有任何不适反应。”魏美玲略感欣慰。

魏美玲了解到儿子几个同学的情况,一个孩子“血常规超标11项”,还有个孩子“每次去学校都有过敏现象,最严重的是5月份得了急性荨麻疹”。

因为有化验员的职业经历,魏美玲开始关注苯在人体内的演变机理,她通过不同渠道了解到,问题跑道挥发出的苯及其衍生物会通过孩子的呼吸系统进入血液,而且一路不断变化,最终破坏人的免疫系统、泌尿系统。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占主流的塑胶跑道所使用的材料是工业聚氨酯,这种跑道如果原材料使用或施工不当,极易挥发有害物质。已有研究证明,塑胶跑道可能产生的危害来自游离TDI、苯类化合物、多环芳烃中多种化合物、聚氨酯(PU)胶水中的氯化物等,其中多种物质具有强烈致癌性。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一般沉积在地表一米左右,因此儿童较成人更易受到危害。

作为环保组织,中国绿发会过去数月接连收到多名学生家长举报,于是他们开始介入调查中小学、幼儿园问题塑胶跑道。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介绍,目前绿发会已调查全国22所涉及问题塑胶跑道的学校,其中近10所学校将跑道拆除。对于一家拒不拆除的幼儿园,绿发会就此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目前法院已立案受理。

这家幼儿园位于北京朝阳区,据绿发会调查,这家幼儿园的塑胶跑道今年4月投入使用,长期散发刺激性味道,导致多名儿童出现流鼻血、眼睛不适、发烧、皮肤过敏等异常状况。

目前,尚没有官方证实塑胶跑道与儿童流鼻血等症状存在直接关联,有人质疑看不到二者有必然因果关系,跑道问题更多的来自家长的心理恐慌。

对此,环境侵权法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周珂表示:“环境保护领域对因果关系的认定跟一般民事责任不同,间接因果关系、推定因果关系都可以界定。没有毒跑道就没有这些问题,儿童接触跑道后就会流鼻血,躲开了问题就不存在,这都属于推定因果关系,在法律上是成立的。”

有问题的标准

令人费解的是,即便塑胶跑道明显散发异味,并已造成学生不适,但经检测多数塑胶跑道竟然“各项指标符合标准”。合标而不合格,检测标准遂成众矢之的。

《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到,塑胶跑道被引用最多的国家标准是2011年发布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保定超达体育设施有限公司和广州大洋元亨化工有限公司是标准的负责起草单位,郭龙等7名专家为主要起草人,另有4家公司参与起草。

“标准起草单位由体育设施公司、化工公司、合成橡胶公司、聚氨酯公司以及7位专家组成,这么重要的标准其实是在一个狭小的圈子内完成的。”中国绿发会法律部主任王文勇说。

研读这份标准后,王文勇提出质疑,第一,任何标准都有其适用范围,但这份标准却没有写明。第二,早在2003年,多环芳烃、TDI等就已被认定为塑胶跑道可能产生的有毒有害物质,为何这一标准在面层有害物质限量中却没有列出?第三,关于中小学、幼儿园塑胶跑道我们的国家标准何在?

“从一个法律人的角度几乎可以断定,对于这样一个对下一代影响如此大,牵涉到环境和社会公众利益的标准,从一产生就是有问题的。”王文勇说。

《民生周刊》记者查看《合成材料跑道面层》发现,标准中规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总和、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以及铅、镉、铬、汞等重金属的最高限量。而最新的深圳版跑道标准,有害物质种类多达14种。

“连广为熟知的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都没有。”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说,“所以北京出现了一批按照这个标准检测合格但却是剧毒的跑道,有关部门以此判定合格而不拆。”

中冶建筑研究总院工程师赵宇注意到,除有害物质极为有限外,2011版标准还属于推荐性标准,施工企业可以采用也可以不采用,即使违反标准也不必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

对此,周珂表示,这部推荐性标准不仅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起到更坏的作用,反而成为不法企业的一个幌子。

谁说了算?

在跑道引发众多孩子身体异常后,魏美玲和其他几位家长与校方谈了7轮,但校方始终回避,没有采取积极措施解决问题。面对塑胶跑到发生的问题,消极对待的学校还不少。

塑胶跑道进入我国20年,至今已经发展成一个庞大的产业。究竟为何这一产业如今却遭遇信任危机?是谁让那些挥发着毒气的跑道堂而皇之地铺进了校园?

不少专家认为,这与教育系统选择校园跑道的不专业和塑胶跑道行业低价恶性竞争有很大关系。

据了解,主管塑胶跑道工程招标的一般是县区一级教委的基建管理部门,他们是真正的甲方,而非大家以为的学校校长。由于对塑胶跑道的专业性认识不够,他们招投标时更倾向于建筑企业,专业的体育设施制造公司反而没有机会。

建筑企业中标后,再层层转包,经费更是大打折扣。为了降低成本,又要保证跑道的物理性能,有些企业便添加黑颗粒、塑化剂及各种含苯溶剂,气味刺鼻,质量可想而知。

“往往随便拉一个草台班子就把草坪和跑道铺上了,这是不负责任的,而且不是一家企业这样做。”深圳泰山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卞志勇说。

在卞志勇看来,学校塑胶跑道的使用,应该年龄段越低环保标准越高。

“而目前恰恰相反,大学操场的标准非常高,不但物理性能标准高,环保标准也高。因为大学一般预算充足,能保证其购买到更好的产品,越到中小学预算越少,到一些县级单位,环保标准大幅降低。这不是哪个组织、个人、单位能引导的,应该在政府采购方面提高国家标准控制价。”卞志勇说。

“我认为,对于学生用的东西,不应考核用了多少钱,而要看是否花了足够的钱,这样才不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卞志勇说。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塑胶跑道,毒从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