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胶跑道,拆还是留?

□《民生周刊》记者 赵慧   2016-11-25 10:12:01

面对各地频出的“毒跑道”事件,教育部叫停了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今年暑期大修季,很多学校的操场也因此变得静悄悄。

□《民生周刊》记者 赵慧

10多年前,中小学塑胶跑道问题刚出现时,争论焦点是建与不建,如今的问题则是拆还是留?

主拆的一方认为,塑胶跑道异味影响儿童健康,中小学、幼儿园应杜绝塑胶跑道,引导学生亲近自然;主留的一方认为,现在儿童普遍运动不足,塑胶跑道弹性好能减少运动损伤,不应让孩子回归煤渣、水泥时代。

争论远不止正反两派,更多人的看法是,提高中小学、幼儿园塑胶跑道建设标准,加强监管,让儿童在无毒无害的跑道上运动玩耍。

6月下旬,面对各地频出的“毒跑道”事件,教育部叫停了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的继续施工。今年暑期大修季,很多学校的操场也因此变得静悄悄,究竟是否重启,何时重启,校园塑胶跑道何去何从,尚未可知。

提高标准能否保证合格?

由于2011版国标——《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在防控问题塑胶跑道方面孱弱无力,今年,多地陆续出台更为严格的地方性标准。

先是深圳。3月,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编制的《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公开征求意见,目前已进入试行阶段。

深圳标准的亮点在于,一是将国标中规定的7种有害物质扩大为14种,增加了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等有害物质的限量标准;二是将“气味评定”作为跑道是否合格的衡量标准;三是对跑道生产、设计、原材料、施工、验收全过程进行控制。

上海紧随其后,沪版《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限量》被称为“史上最严”,检测对象从7项扩展到31项,并对苯、铅的含量检测更加严格。其最大特点是引入有害物质释放速率,可检测实际使用过程中,跑道散发到空气中对人体产生危害的有害物质的量。

沪版标准还规定“见证取样”,要求所有施工过程中使用到的塑胶面层原料及竣工后塑胶面层产品的取样,应在第三方见证的情况下进行。

中冶建筑研究总院工程师赵宇表示,相对于2011版国标,上述两项地方标准检测项目比较全面,都包含了原材料和成品的检测,且都属于强制性标准。

但是,标准的提档升级是否就能彻底解决“毒跑道”问题?不少专家表示,标准之外其实问题重重,比如招投标的规范、施工资质、施工过程监管等,远非一日之功可以解决。

复杂的议题

对于问题塑胶跑道的频现,清华大学教授王明远说,这首先是个法律问题,又涉及道德和社会问题,还涉及技术和产业问题,同时还涉及政治和决策问题。

他建议:“这一问题要从法律层面、行政管理层面、宏观政策层面、社会和新闻舆论层面共同应对,作为一个复杂系统工程来分析,这样一方面能兼顾受损害的家庭和孩子的利益,另一方面也符合学校、社会、国家的长远利益。”

体育场地施工是一项专业性极强的建设工程,需要专业的施工技术、工艺及队伍。深圳泰山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卞志勇对此感触很深,在他看来,塑胶跑道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与国家取消专业体育场地施工资质有很大关系。

他说,泰山体育旗下的工程公司原本拥有专业体育场地施工一级资质,拥有这一资质的全国不过20多家,但不幸的是,这一资质前两年被住建部取消了,这便导致大量无专业技术、无生产能力、无专业施工资质的“三无”企业充斥市场。

有资料显示,仅2015年全国就新增了近3000家塑胶跑道原料生产供应商,其中一半是作坊式企业。

“尊重一个行业发展的客观规律,而不是一窝蜂,希望政府从需求侧角度提高塑胶跑道行业的准入门槛,引导产业转型升级。”卞志勇说。

此外,很多人的忧虑则指向教育理念,他们开始反思,塑胶跑道一定是校园的标配吗?

作为一名教师,谢春风参观过很多国外的学校,他发现,加拿大、日本、韩国的中小学都使用的是水泥、土质跑道。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应该说经费是有限的,这么多年以来,有多少钱投在了跑道建设上?学校操场一定需要比赛用的跑道吗?我们将风险如此大的设施引入校园,是不是教育理念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谢春风反问。

孩子需要怎样的校园?

近年来,由于教育经费的增长,许多学校、幼儿园过度装修的现象凸显。除较为普遍的塑胶跑道、塑胶操场外,教室也被大肆装潢,很多学校甚至几年就要装修一次。过度包装的校园,不仅大大减少了儿童亲近自然的机会,而且带来巨大的健康隐患。

在调研问题塑胶跑道的过程中,中国绿发会发现,问题跑道不但直接污染大气环境,对长期接触或靠近跑道的人的健康产生有害影响,而且会污染其所覆盖的土壤,带来更严重的环境问题。

为此,中国绿发会向社会公开倡议:在幼儿园、中小学立即杜绝塑胶跑道、塑胶操场、塑料花及人工草坪的使用,使用绿色环保的教学器材,教室不做过度装修,保证室内外环境质量,为学生提供绿色环保的学习环境。

不过,很多人士并不愿意将塑胶跑道一网打尽。他们认为,对于有毒有害的塑胶跑道,应该立即拆除,但对于无害而且环保的塑胶跑道则应保留。卞志勇表示,退回到煤渣、沥青、水泥的时代对孩子并不公平,他建议,“谁需求谁监管,以提高不法企业的违规成本。”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周珂提出,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任何施工工程都应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下一步,对于塑胶跑道施工应在制度设计上增加环评。而且,由于涉及公众利益,环评还应引入听证程序。

事实上,在叫停在建和拟建塑胶跑道施工的同时,教育部也明确了态度。一方面,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严格执行教育部相关文件要求,与生产企业签订体育场地建设合同时要强调质量标准要求。在招标过程中选有资质、有信誉且有一定规模的生产企业,把质量放在第一位,不能简单以价格作为最主要的竞争指标。

另一方面,要因地制宜选择不同的场地建设方案,根据经济条件、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选择不同的方案,不要将塑胶跑道作为唯一的选择。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塑胶跑道,拆还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