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我们为什么要离婚

未知   2016-11-25 10:15:08

□ 《民生周刊》记者 畅婉洁

北京市朝阳区结婚登记处位于闹中取静的广渠路一角。工作日的第一天,大厅里没有想象中的喧嚣热闹,“今天人不是很多,吉利的日子最多时候每天有700多对新人在这里登记领证。”朝阳区结婚登记处张志强主任对《民生周刊》记者说。

这时,并不热闹的大厅里传来一阵哭声,从一个业务办理窗口走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姑娘,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低头嚎啕大哭。结婚登记处的每一个综合窗口既能办理结婚也能办理离婚,据张志强介绍,平均每天有150对来这里,离婚的大约有40多对。

《北京市婚姻登记工作规范》自7月1日实施以来,北京市婚登部门将强化婚姻登记的仪式感和权威性,颁发结婚证将成为婚姻登记的必要环节,网络上获得了众多网友的称赞之声。同时,也出现了很多的质疑,这样的“仪式感”是否真的能够有效地降低离婚率?据张志强透露,没有数据表明对离婚率的降低有影响,但是这体现了我们认真严谨的态度,希望每对新人都能尊重婚姻。

7月1 1日,民政部公布的《2 0 1 5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 0 1 5年,中国依法办理离婚手续的共有384.1万对,粗离婚率为2.8‰。相比2002年中国粗离婚率仅有0.9‰,13年来,离婚率逐年攀升。8 0后正在成为离婚潮的主力,有网友这样调侃:“8 0后不是离婚了,就是正在离婚的路上。”也有网友总结道:“8 0后人群见证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知识层次越高,离婚率也越高。”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离婚的家庭各有各的理由。那么,从形形色色的离婚理由中,我们能否找到一些共性用以总结这个群体的离婚现状呢?

频率不一致的婚姻

“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颖颖一脸无奈,苦笑着总结离婚的原因。

颖颖是典型的8 0后独生女,和前夫相识于大学校园,与其他人“毕业就分手”的固定感情套路相比,当时的他俩成了一众同学羡慕的标杆。

颖颖的前夫是辽宁人,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颖颖家境良好,来自南方一个二线城市。“学生时期根本没想那么多,就觉得个子高长得帅就行了。”颖颖的前夫在大学校园里曾是风云人物。他们一毕业就领证结了婚,她前夫为了追随她,跟她一路南下,到了她成长生活的城市从零开始。

婚后生活却和颖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颖颖的丈夫一共换了3份工作,从银行到高校,从高校到公务员,每一份工作都坚持不到一年时间。

“那会儿就有矛盾了,他每一份工作都干不长,就是没有责任心的体现,总是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从来不去找自身的问题。”颖颖诉说起那段灰暗的日子,她说,只有经历过才能成长。

“我说的是职业规划和事业追求,他说的是家长里短三姑六婆。”婚后两人的探讨方向完全背道而驰,两人最初还为生活做点打算,到后来彼此不知道该探讨些什么。颖颖每天下班思考着未来的生活,颖颖前夫每天下班躲在自己的世界中过着自己的日子。“没有共同的精神追求,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颖颖说。

如今颖颖已经离婚3年了,日子过得舒心自在,“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舒服,舒服是相处的最高境界,它要求三观一致、成长频率一致,以及对未来的想法一致。”颖颖说。

不了解彼此的婚姻

潘峰在和妻子办完离婚手续的第二天,就搬离了他们曾经一起装修布置的小家。换了房子也换了工作,潘峰想开启人生新的旅程。

潘峰和妻子是经同学介绍认识的,都已即将奔三,短暂的接触后两人仓促地进入了婚姻的殿堂。

潘峰国外名校毕业,延续着西方一些思维,认为应该彼此独立、要有私人空间,而潘峰妻子却不这样想,“她喜欢翻看我的手机,查看我所有的私人东西,这些都没什么,关键她想占用我所有的业余时间。”据潘峰回忆,新婚蜜月归来后,妻子见缝插针地要霸占他的所有时间,以延续蜜月期的形影不离。

“应该做点自己的事情。”潘峰建议妻子去学习新东西,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潘峰妻子毕业于国内一所三本大学,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在大学“晃荡”了四年。“毕业就是失业,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遇到合适的人了就结婚呗,结婚也是一项事业。”潘峰妻子回忆自己和潘峰结婚的原因,依然认为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可是婚后,她却并没有把婚姻当作一项事业去经营。

潘峰供职于一家研究机构,工作朝九晚五,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回到家中只想安静休息。潘峰妻子找了一份十分清闲的工作,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待在家里等潘峰下班。“她不会做饭,也从来没想过要学,每次都是我下班回家还得给她做饭,偶尔不做饭外出吃饭还挑三拣四。”潘峰至今回忆起来都很无奈,两人因为谁来做饭的问题争吵过无数次。

吵着吵着就不想吵了,慢慢就变成了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一定要好好了解对方,爱情是婚姻的前提,了解却是爱的前提。”潘峰说。

没有了自我的婚姻

小芳的女儿如今3岁了,此时距离小芳离婚也不过一年时间。

“整整做了3年的全职妈妈,为了女儿,丢了老公。”小芳没有丝毫不快地自嘲着。离婚后,小芳独自带着女儿,既要照顾女儿日常的点滴,也要重新寻找工作,那段日子苦不堪言,小芳咬紧了牙坚持了过来。

怀孕辞职前,小芳在一家外企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因为业务能力出色前途一片光明。怀孕后,小芳十分迅速地做出了辞职的决定,“我习惯性流产,那会儿已经是大龄产妇了,想生个孩子了。”小芳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产后的小芳有轻度产后抑郁症,一点小事都能成为两人争吵的导火线。小芳尽职尽责地照顾女儿,老公朝九晚五上下班。由于小芳久不工作,家里的主要收入就是小芳老公的工资,她老公每月会定期给她生活费。“刚开始都尽量多给,后来让我列明细,每次感觉都像在乞讨。”终于一次要钱未果后,小芳带着女儿回了娘家,直到离婚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离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工作,有了钱才有话语权。”小芳似乎又找到了辞职前女强人的感觉,“不能与社会脱节,不然你的眼界只是家庭的范围,很容易狭隘,很容易偏执。在那里跌倒,我从这里站起来。”如今的小芳看起来十分自信。

编辑:郭梁 美编:周晨雨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1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80后:我们为什么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