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公益专业比热情更重要

✘《民生周刊》记者 罗燕   2017-01-08 22:53:09

叶大伟

张吾龙我国首部《慈善法》于2016年9月1日起正式实施,伴随着这一法律的落地,公益慈善界也在发生变化,公益慈善组织进一步走向规范化。

互联网的兴起对公益慈善事业来说是一把双刃剑,它让捐助变得更简单,让更多人参与慈善事业,但也扩大了一些负面事件的影响力,让更多捐赠人受到伤害。

在新的起点上,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要走的路还很长。越来越多人在呼唤专业的公益活动,职业的公益人士。在第十届国际公益慈善论坛召开之际,《民生周刊》记者邀请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张吾龙、中国青基会姚基金执行总监叶大伟就相关问题进行探讨。

《慈善法》让公益慈善更规范

民生周刊:《慈善法》2016年已经正式实施,对我国的公益慈善事业将产生什么影响?

张吾龙:《慈善法》的出台让公益慈善事业更规范,能在更深层次往前走,对规范组织建设起了很大的帮助。教育部也出台了相应的办法,高校有一些专家在进行研究,基金会就未来如何发展,也进行了大量研究。《慈善法》及相应部委一些条款的出台,都是为了基金会及NGO组织更健康地发展,促进大众对公益慈善的理解,也避免未来在公益道路上产生的误会,包括以前出现的一些事件产生的负面影响,让真心做慈善的人能放胆去做。但这部法律也存在一些争议性的东西,我希望争议性的东西能通过基金会及NGO组织在探索中不断完善不断反馈,让这部法律更适应这个社会。

叶大伟:最原始的慈善是一个自愿的行为,但公益慈善作为一个行业,作为一个事业需要有几方面的条件,法律是一个兜底,第二是基于法律的配套政策,第三是舆论和社会氛围。《慈善法》的出台为整个行业划出了红线和原则。

公益慈善组织透明有度

民生周刊: 很多人认为我国的公益组织应该更加透明,您二位都是公益基金的管理者,怎么看待这个透明度?

张吾龙:基金会有年审及各个组织的审计,有些应捐赠人要求,会请第三方评估。像我们在河南有一个项目做了9年,捐赠人请了一个大的评估公司进行评估,结果非常好。我们是非公募基金,不向公众募款,是定向筹钱的,有些钱来自企业家、爱心人士,无指定用途,一般向捐赠人个人汇报,请他来或者用文字的形式汇报就可以了。

叶大伟:透明度对于品牌影响力公信力非常重要,但有一个核心问题是,透明有度,像一个人,如果完全透明,也无法生存。公募基金会对信息透明要求很高,因为它大部分钱来自公众的捐赠,但非公募基金,特别是一些私人基金和家族基金,资金来源于发起人,钱怎么花只有登记机关和业务主管机关有权利知道,只要没有违规违法行为就可以正常运行。即便是公募基金,也存在透明有度的问题,过分放大一些细节,有时也会引起争议。公募基金会的透明度应该跟上市公司差不多。

民生周刊: 您说透明有度,那这个度怎么把握?

叶大伟:对于公募基金,登记管理机关已经要求它在信息方面做充分的披露,这是有充分制度保障的,如果不披露,年检就不能过,那募款就困难了。

张吾龙:捐赠人对透明度也是有要求的,如果你的账目很乱,事情又没做好,谁敢把钱捐给你?基金会本身就不好生存,不管是公募、私募还是NGO组织都是这样。

公益组织光有钱和热心还不够

民生周刊: 现在我国的公益组织越来越多,但也经常出现好心办坏事的现象,怎样提高公益组织的专业性?

张吾龙:这种现象是存在的,公益组织越来越多,我就经常碰到,有的组织给贫困地区送书,但送下去人家根本不要,因为送的是他们这个年龄看不懂的书。小小的一件事就能看出专不专业。公益组织,首先要捋清楚自己未来要做什么方向,一定要在这个方向上请专业的人做一个策划。比如我们给一个组织做策划,请支教的同学去问当地学生喜欢什么书,根据他们的需要送,然后我们的学生去陪他们阅读,这样一个链条就非常有效了。

叶大伟:我觉得要真正实现专业化,首先要降低公益人士的自我道德优越感,不能认为自己比别人更高尚,不要道德自慰。公益慈善的从业人员要理性,要冷静思考:我们是谁,我们想要做什么,我们能做什么。同时要去主动寻找机会学习提升,到专业机构去培训或者向同行学习。公益组织光有钱和热心是不够的,如果把事情做坏了,产生的负能量更大,破坏性更大。

民生周刊:现在有很多互联网筹款平台,微信、微博上也经常有人发起一些募捐,但这些募捐也经常出问题,像近期的罗一笑事件便引起很大争议,你们怎么看待这些现象?如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益慈善活动?

叶大伟:首先,我特别感谢这种技术的进步对公益慈善的影响,比如微信的红包,就让很多人去捐赠,技术降低了人们去做捐赠的难度。比如,最早一个人要去做一笔捐赠,首先得查到他的账号,然后跑到邮局汇款。公众参与公益慈善,第一阶段是认识和认知;第二阶段是认可;第三是参与,比如转发;第四是捐赠;第五是真正投入,做志愿者,参与公益慈善活动。工具是无罪的,关键是我们怎么运用它,监管部门如何去规范它,我希望以开放的心态去鼓励技术的进步,鼓励工具的运用,比如轻松筹等就很有价值,一个人没有退路的时候,有一个工具可以给他带来希望。监管部门需要从政策法律等角度制定一套有效但宽容的监督管理办法,事实上,《慈善法》已经对此做出了一些规定。

张吾龙:如果人人都愿意去做公益慈善,社会道德层面会改变很大,通过技术手段筹资,会减少很多环节。有些人已经在轻松筹等项目中获得了做公益的体验,通过项目执行情况,看到结果了,他会很满足,最后可能会再次为此付出。这对身边人也会有影响,形成一个很好的公益慈善的氛围。以后不管个别案例怎么破坏我们的公益环境,也不会动摇大众做公益的决心。不过关键还是要有法律来规范,有组织监管,包括必要的公开等都要跟进。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做公益专业比热情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