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眼中的“罐疗”

《民生周刊》记者 郑智维 胡广芹   2017-01-08 22:53:14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石学敏。一项古老的中医治疗方式——拔罐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2016年8月,里约奥运会期间,菲尔普斯等运动员身上神秘的中国印让外界对“拔罐”充满了好奇。

2016年1 2月9日—11日,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痧疗罐疗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本次会议旨在促进世界各国(地区)中医在痧疗罐疗学术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加快痧疗罐疗现代化和国际化的进程。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石学敏看来,拔罐获得这样的推崇并不意外。

“近一年来,中医药行业大事不断,接连迎来重磅利好政策。”接受本刊专访时,他说,“无论是大的政策环境、中医硬件建设,还是基础研究、人才队伍建设,目前都是罐疗乃至中医药行业发展历史上的黄金时期。”

神秘的“东方印记”

2016年8月,里约奥运会上,包括“飞鱼”菲尔普斯在内的不少欧美运动员背部都有明显的火罐印,这种神秘的“东方印记”曾引发外界的关注。

拔罐、刮痧等是中医临床治疗中常用的外治方法。“拔罐、刮痧属于医疗技术,医学上有明确的对应症,能够通过现代生物学技术加以验证。”石学敏说,在治疗疾病的同时,这些技术确实也有一定的治疗保健作用。

实际上,简易的拔罐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为日常保健的工具。大街上随处可见以中医拔罐、刮痧等为主要内容的美容院、养生会所。不过,因为缺乏对痧疗罐疗优势病种的筛选,各种手法、出痧质量、疗效标准等的科学研究,其可靠性也曾引发媒体质疑。

实际上,在原始社会,我们的祖先就把牛角、羊角等磨成筒状,刺激痈疽,吸出脓血。罐疗,又称“角法”。现存关于“角法”的最早文字记载是帛书《五十二病方》。此后《肘后备急方》《外台秘要》《苏沈良方》《济急仙方》《外科正宗》《本草纲目拾遗》等书中均有相关记载。

在石学敏看来,拔罐之所以能引发关注,在于中医药国际化的步伐在加快。

如今,中医药诊疗已在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传播。“不仅中医诊疗走出了国门,中医名家为外国政要诊治疾病,越来越多的中医师在国外行医,中医在许多国家有了自己的行业组织。”石学敏说。

虽然拔罐引发外界的关注和认可,但若想实现真正的国际化仍有很长的路要走。“科学的东西必须有依据,没有依据只能靠推测,推测得到认可必须要做科学的验证,这是当务之急。”石学敏说。

重应用轻标准

上世纪60年代,石学敏在太行山区遇到一位癔病患者。

当地村民称癔病为“撞克”,简便治疗方法:先倒一碗醋,将烧热的石头放入醋中,再将热石头放置在鼻孔处,患者很快就能恢复正常。实际上,就是醋酸刺激鼻黏膜,人立刻就会清醒过来。

回忆起这段经历时,石学敏说,中医的治疗手段在民间是有很深厚的基础,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重应用、轻标准。如果想要进一步发挥中医药的作用,标准化至关重要。现代医学之所以发展快,关键在于标准化,中医必须借鉴。

单就罐疗而言,从技术操作层面标准化应分“理论”和“示范”两个层次,即医疗操作文字说明性标准、视频示范操作标准。从研究的角度看,具体内容包括:罐疗标准包括罐疗临床应用标准研究、罐疗非临床应用标准研究、罐疗器械标准化研究、罐疗手法量学标准研究、罐疗安全性研究等。

虽然已经制定了罐疗的一些相关标准,但执行得并不好。

据报道,国际标准化组织/中医药技术委员会(ISO/TC249)透露,中医药国际标准呈现加速出台的良好态势,在已经颁布针灸针等7项国际标准的基础上,正在制作中的标准提案达4 7项,刮痧等国际标准计划明年颁布。

实际上,罐疗目前缺乏系统化的理论实践教育培训及专业性领军人才,市场开拓不足,痧疗器具、罐具及介质亦缺乏品牌产品。石学敏建议,基于罐疗的非临床广泛应用和临床应用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应当加强罐疗人才的培养。

实际上,在非临床应用方面,罐疗技师培养已被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7月2 9日颁布)。其中,将保健调理师细分为保健刮痧师、艾灸师、拔罐师、砭术师。与之相对应,在高职高专院校设立保健调理师专业,培养掌握罐疗、痧疗、灸疗等技能的高级技术人才。

行业的力量

作为973项目(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记者注)的专家组成员之一,石学敏全程参与了973项目中的中医大项。

“最主要的一条就是临床的基础研究。”谈及研究内容,石学敏透露说,所谓基础,就是要说清中医的科学性问题。例如,治愈了一种疑难杂症,原理是什么?需要用影像技术或其他生物学技术解释清楚。

在石学敏看来,现在乃至整个“十三五”时期,将是中医药发展的黄金期。“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到了开始出成果的时间。”他感慨道,十几年来,国家投入力度很大,科技队伍越来越壮大,中医药的研究方法、方向非常清晰。

从行业发展的政策环境来看,大事不断:

2015年,《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颁布。该规划全面描绘中医药服务的产业之路,对中医药健康服务做出明确定位,并提出到2020年将基本建立中医药健康服务体系。

2016年12月25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医药法,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第59号主席令予以公布。至此,业界期盼已久的首部中医药法正式出台。

在石学敏看来,除了国家的政策促进外,罐疗的发展更离不开行业自身的努力。

“必须承认,行业的力量是巨大的。”石学敏说,除了政府政策外,行业发展主要靠学会。将本领域的学术、技术人才和资源组织集中起来。行业学会既能影响政府决策,也能影响企业。

编辑:崔靖芳 美编:陈荔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院士眼中的“罐疗”